秦游夏:杯赛出局联赛无求多特可以备战新周期了

秦游夏:杯赛出局联赛无求多特可以备战新周期了

你没有看错,多特蒙德的本赛季在2月底已基本宣告结束。上轮德甲1比1战平奥格斯堡后,多特与拜仁分差拉大到8分,而领先第5弗赖堡也多达10分,典型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欧冠、德国杯和欧联杯战场,黄黑军都已早早打道回府,第一年执教的罗泽,上演了三大杯出局帽子戏法。赛季余下两个多月,多特竞技上的任务仅剩保住几乎没有实质意义的联赛亚军,更重要的是观察哪些球员是着眼未来的可用之才,“后哈兰德”时代的重建已然开始。提前备战下一个周期,这个曾经属于国足的专利,目前也属于多特蒙德。

做客奥格斯堡的下半场,连续两周双赛、还缺少了一半主力的多特蒙德,已是强弩之末,仅存的沙拉盘希望被浇灭。即便在客场,也可以清晰听到随军死忠“罗泽下课”的呼喊声。球迷的愤怒,并不完全源于没能保住3分,而在于先前多项赛事不断蒙羞。无论清晰的比赛风格还是战斗到最后一刻的精神属性,都是这支球队最缺失的要素。

欧冠与阿贾克斯、里斯本竞技和贝西克塔斯三个非五大联赛球队一组,多特被荷甲冠军1比7双杀,只要不输就能保留晋级希望的第5轮,又是一场做客葡萄牙冠军的1比3完败。转战欧联,抽到流浪者的多特,被不少机构认为是夺冠头号热门,总裁瓦茨克也明确提出希望拿一座欧联,来让球队实现三大杯的大满贯,结果又是啪啪打脸。越是对比就越有伤害,苏超领头羊凯尔特人在欧协杯被挪威冠军博德闪耀双杀淘汰,而面对苏超第2,多特两回合不胜丢6球出局。这是近十个赛季以来,多特首次无法进入欧战16强,博斯和施特格带队的2017-18赛季,多特欧冠小组第三,但至少改道欧联杯后,尚且进入了16强。

拜仁德国杯第2轮负于门兴,本是多特卫冕的良机,结果做客德乙圣保利,多特1比2出局,这是海盗新年在正式比赛的唯一一次主场赢球。三个杯赛中,黄黑不断刷新着下限,让本赛季的损失从此前预估的1200到1700万欧,来到了1700到2400万欧。

24轮德甲,多特拿到了50分,罗泽场均2.08分的收益,甚至是队史所有主帅第一,阴沟翻船的情况其实少于法夫尔时期。出生于莱比锡的罗泽,此前执教门兴两个赛季,对德甲各队情况可以相对驾轻就熟,比如6比0的普鲁士德比,他抓住旧主防线站位过高,不断打身后得手。但到了杯赛赛场,却总是对对手的情况估计不足,无法让球队在战术和思想上做好准备,对圣保利是4分钟丢球,对流浪者更夸张,17分钟内被苏格兰球队在家门口狂灌了4球。

面对防守坚韧、反击犀利类型的球队,多特总找不到应对之策,防线上的个人失误让对手取得领先(对流浪者首回合扎加杜手球送点,次回合布兰特送点),自己久攻不下,成了一再发生的画面。馈赠对手进球,自身进攻投入产出比极低,这就是多特本赛季在杯赛的真实写照。用胡梅尔斯的话就是:我们踢着荒谬的足球。

对圣保利,多特在追进比分后,还有半个多小时最后一博,结果穆科科第90分钟才登场,高中锋蒂格斯被按在了板凳上整场,罗泽赛后承认调整值得商榷。对流浪者的次回合,上半场追成只差1球,结果对手一个并不难想象的变阵5后卫操作,让多特再也无法找到球门的方向。从备战到调整,罗泽并不是一个好的杯赛教练。

稳定性是罗泽最常提到的一个词汇,而他的球队则是一支不折不扣的“过山车球队”。从1月中5比1战胜弗赖堡后,多特便开始一场好球一场被暴击的节奏,上轮对奥格斯堡,按照这个规律本该再次赢球,结果只是一场平局。诚然,多特新年以来受到了极大的伤病影响,尤其是再次肌肉受伤的哈兰德,已经缺阵6场,但状态波动如此之大,实在难以符合的德甲第二的标准。2019年从拜仁重返多特的胡梅尔斯曾表示,多特和拜仁最大的差距在于精神属性:每一场球都要赢,是拜仁骨子里的气质,而多特并非如此。

一个好的主教练,任务是取得好成绩,并在技战术和球队气质上打上自己的烙印,并尽可能让现有球员取得进步,这也是多特花500万欧元找来罗泽的原因,可惜结果是2月底便交代了整个赛季。

多特去年2月官宣罗泽本赛季加盟,高层当时无法预知,代理主帅特尔齐奇如此给力。联赛中一波7连胜锁定欧冠资格,德国杯拿到冠军,欧冠8强战两回合在遇到争议判罚的情况下,都只是1比2惜败曼城。出生地距离威斯特法伦球场仅40千米的“真黄黑”特尔齐奇,率队正式比赛场均可以拿到2.0分,罗泽则是1.83分。然而世上少有先知,更没有后悔药,在花了500万欧转会费和提供一份三年合同后,多特只能暂且选择忍耐。但如果接下来的赛季,再有主场2比5勒沃库森或2比4流浪者这样的惨案,高层也不会熟视无睹。下赛季接替佐尔克担任体育主管的凯尔表示,会将球队的一切放在台面上分析、考量,当然也包括主教练。极品前任特尔齐奇目前担任技术总监,每场坐在看台上督战,为了心爱的球队,他已先后拒绝了法兰克福和柏林赫塔的邀约。罗泽的现成替代者,就在身后。

球迷希望多特可以踢出克洛普时代充满能量和速度的工人足球,罗泽的球队大部分时间呈现出的表现,并不符合这一标准。季初,借助状态火热的哈兰德,多特打出了诸如德甲揭幕战5比2法兰克福这样的酣畅战役,但哈兰德的两次受伤,让多特失去了连贯性。36场正式比赛,挪威布欧缺席了整整16场。没了有对抗、能跑出纵深,更能进球的锋霸,多特更多只能更多依赖中路一众二前锋和进攻型中场的渗透,打法单一。桑乔离队后,也失去了一个可以以一敌多、拉开空间的强点。本轮对奥格斯堡进球的小阿扎尔,此前因为训练状态不佳,一度连续两场被排除在大名单之外,两翼的疲软,让多特经常性中路一条走到黑。

执教萨尔茨堡红牛和门兴的第一年,罗泽的球队可以打出充满活力的足球,但多特目前的人员配置,并不匹配快速转换的打法。根据统计,多特球员德甲本赛季的平均最快时速只有28.7千米,联赛倒数第一。高强度奔跑冲刺两项数据分别排在联赛第13和第10。速度并不是特长的布兰特,时常要出现在右边锋位置,效果可想而知。

除了边路缺乏速度,多特在阵容规划上还有其他问题,夏天送走德莱尼后,仅剩维特塞尔一名专职的防守型的后腰,以组织和前插见长的达胡德,需要踢中场拖后的位置。本就储备不足的防线,受到疫情影响的多特,只是在夏窗小打小闹从狼堡租来了蓬格拉契奇,拜仁青训球员场上的表现和场下的口无遮拦,同样糟糕。

1997年随多特拿到欧冠冠军的后防铁闸尤尔根科勒在体育一台只用了一句话总结:“问题在于,多特的实力真的没有很多人想象中的那么好。”

如今的多特象泄了气的气球,成绩基本定格,如何利用好接下来的时间,在人员层面做出更多考量、得出更多结论,是重中之重。过去两个赛季,法夫尔主要围绕胡梅尔斯、维特塞尔和罗伊斯作为中轴线,三人中最年轻的小火箭,也要在今年5月年满33岁。前两者竞技状态都有明显下滑,罗伊斯近两赛季出勤率颇高,本季34场正式比赛已经送出13球13助攻,但就像对门兴独造5球后迷失伊布罗克斯公园,无法指望队长在高强度赛程下,每场都有世界级的表现。对比拜仁“80后三老”诺伊尔、莱万和托马斯穆勒依然坚挺的竞技状态,多特在整体和中轴线上需要做更多更新。目前的一线岁,当打之年的成型球员缺失!

在哈兰德离队几乎不可阻挡的大前提下,一场大的重建在所难免。2月上旬,多特已从拜仁免签聚勒,这只是阵容优化的开始。一年多来进步明显的阿坎吉,对于球队800万欧元的年薪报价并不满意,有可能转投英超。瑞士国脚若离队,多特的第一目标是弗赖堡的尼科施洛特贝克,身价相仿,但小施薪资更低,还是年纪更轻的德国国脚中卫。

多特已经说服萨尔茨堡的新锐德国攻击手阿德耶米加盟,还需要和红牛谈妥转会费,他可以给多特带来急需的速度和一对一能力。聚勒在代表拜仁踢完与萨尔茨堡的首回合后,跟阿德耶米调侃道夏天在多特蒙德报到时见。除此之外,多特还需要寻找哈兰德接班人、一个维特塞尔自由离队后的防守型后腰。助攻能力强的边后卫,也在多特高层的待办事项上,欧洲众多豪门关注的阿贾克斯右后卫马兹拉维,今夏将成为自由球员,是多特的目标。

已经恢复训练的哈兰德,距离登场还需要一些时间,更可能会在3月13日对比勒费尔德的比赛复出,这意味着挪威神童为多特出战的次数或许已经不足10次。瓦茨克表示哈兰德的去向将在接下来1个月左右决定。如何用好哈兰德能够换来的7500万欧元,尽早筹备换血,对阵容短板进行针对性、整体性补强,并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评估现有球员的战力和潜力,是多特接下来的主旋律。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